每天涮一部言情小說,涮出你想要的味道,涮書網閱讀!
歡迎您, [ 我的書架 ] 哇!繁體版
涮書網 > 青春校園 > 戰七少 > 國民校草是女生

正文 第一千三百二十七 黎明將至 文 / 戰七少

    這一天前半夜,秦家的燈光就沒有暗下去過。

    秦漠就站在床的旁邊,其他人也不敢勸,大概是從來都沒有見過少爺這個樣子,那種左手攥緊,壓制著戾氣翻滾的樣子。

    那一身的海水氣息都沒有散去。

    甚至連手上纏著的白色繃帶都帶著血漬。

    秦漠卻像是沒有感覺到一樣,只顧著給正在做惡夢的少年擦汗。

    薄九睡的非常不安穩。

    她夢到了太多東西。

    第一次,她的寵物離開她。

    父親告訴她,九,你要學會承受這些,因為你是黑客少主,注定要孤獨一生。

    第二次,她肆意生活,因為沒有擔負那些責任,失去了那個趴在她肩頭,喜歡對她撒嬌,卻在出現任何事情,都要護她周全的人。

    最后,她還夢到星野被抓了。

    夢境很亂,都是她最無能為力的……

    “怎么會受這么嚴重的傷?”

    張嬸端著熬好的粥,小聲問著醫生,也是心疼。

    秦家的醫師朝著她搖了搖頭,然后走到門外:“九少受傷的這件事,少爺的意思大概是別忘外說,否則也不會往家里帶,原因什么的,張嬸就不要問了,你看著點,九少醒了,先吃點清淡的,倒是沒有什么大事,倒是少爺的手,這么久了,該換藥了。”

    “這兩天都是九少幫著換,現在九少還沒醒,估計少爺那……”張嬸嘆了一口氣:“我看看適當的時候能不能勸一勸。”

    “也只能這樣。”

    語落,秦家的私人醫生拿著東西走向了秦漠:“少爺,九少受的傷并沒有傷及到內臟,除了一定的腦震蕩之外,一切都正常,不到天明九少應該就能醒,少爺也早點休息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秦漠在說這三個字的時候。

    那醫師也不確定他到底聽進去了多少。

    只是做好一切之后和張嬸一起走出了房間,把一方天地留給了里面的兩個人。

    一直立在床邊,沒有說過話的秦漠,此時才坐下,纏著繃帶的手碰了碰少年的臉,直到口袋里的手機響了起來。

    他才收回了手,按下了通話鍵:“喂。”

    “想要治那個人的罪,還缺少一些證據。”黃國華沉默了一會兒,繼續道:“單單是短信的話,只能證明他泄露了此次的會議,并不能嚴懲他,抱歉。”

    秦漠聽完,那張俊美的臉并沒有什么明顯的改變。

    黃國華見他不說話,剛想說點什么。

    秦漠的嗓音就響了起來:“五分鐘之后,我回電話給你。”

    “喂?喂?”黃國華看著自己暗下去的手機屏幕,又去看外面忙成一片的場景,現在,只希望秦漠能有辦法了。

    掛了電話之后。

    秦漠撥通了一個號碼。

    “真難得你會聯系我。”是饒容,即便是到了今天,他的嗓音透過手機傳過來的時候,仍然和他玩的團控法師角色一樣,潤雨細如聲,卻又不容忽視。

    秦漠低眸,聲線不改,沒有一點兜圈子的意思:“當年害死你父親的人,是不是王川磊?”

    饒容大概從來都沒有想過,會有一天從誰的口中,在聽到那個他每天晚上咬著自己的拳頭,才能控制住自己不一刀去解決了的名字。

    可就是這個名字。

    偽善的讓人他連吃飯的時候都能惡心的吐出來

    那時候的饒容不是沒有想過舉報給相關部門。

    甚至有一次他幾乎就要成功了。

    有些人卻說他是在誣陷對方。

    反咬撲面而來,即便他當時電競大神又如何。

    不會裝委屈的人,似乎在這個世上就沒有活路。

    眼睜睜的看著兇手從眼前逃脫,并且又在私下告訴他“醒醒吧,你永遠不能把我怎么樣。”

    那時候他多天真。

    以為手握證據,就能還給自己一個公道。

    實際上他不怕強權豪奪,也不怕散盡心血。

    讓他失去這一切的是,那些人的不分是非。

    犯罪者永遠都是躲在背后,露出微笑,適當的時候再裝裝委屈。

    饒容錯過了一個機會。

    對方飛黃騰達,越走越高,拿著他父親的功勞,一路提升,直到最后,他連復仇都走頭無門。

    饒容很清楚,他手上留著的證據,足夠讓王川磊死上千萬次。

    只是他再也不相信了。

    不是不相信法律,是不相信人心。

    “把你手上的證據給我。”秦漠的聲音又響了起來:“我會讓他進監獄。”

    饒容站起來,手指撐著額頭笑了一聲:“秦漠,你是不是覺得人都特別的好,不是的。一些人從來都不會有是非觀,不見得你就能成功,你說我該怎么相信你?”

    “我是學心理的。”秦漠拿著手機,情緒不平不淡:“人性多自私我比你明白,現在要治王川磊的罪,還缺最致命的證據,這一次,要不要讓他結束,你來決定。”

    饒容聞言頓了一下。

    過了一會兒,聲音又傳了過來:“我記得之前有個案子,維權案,現在還在打官司,據說侵權者的粉絲還在說他們的大人沒有罪。”

    秦漠將眸光放深:“在我這里做了幫兇的,都不配為人,聲音也可以忽略不計,你還想表達什么?”

    饒容聽到這里,突地笑了:“我把證據給你,我要親自出庭,看著王川磊入獄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

    兩個曾經在電競上的彼此不相上下的大神,要聯手了,這一次,仿佛勢必是要人們知道,什么才叫是非曲直。

    黃國華再接到秦漠電話的時候,已經是四分之后了。

    “明天早上,饒容會帶著至今為止他所有搜集到的證據去重案組。”秦漠的聲線淡淡:“需要你親自來看,饒叔叔的學生不少,重案組里現在也有他以前帶過的,全部都避嫌,要贏就要贏的清白,我們欠了一個人整整一年的殊榮和道歉。”

    黃國華喉嚨動了動:“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還有。”秦漠眸光一動:“我救下的那個人質,她現在什么反應?”

    黃國華這才記起來:“別說了,她一直在鬧,質問我們,是不是在動用強權,我們不追擊繁嘉她也沒危險,我們一行動,危險就找上了她,讓我們道歉,賠償她精神損失。”

    “是么?賠償她?”秦漠笑了一聲,眼睛看向床上躺著的少年,那雙眸子冷的就像是結了冰霜一般:”既然她沒三觀,就好好教教,幫助重大嫌疑犯脫逃不是錯,畢竟不知者無罪,但是現在什么都知道了,還這樣,那就走司法程序,該怎么來怎么來,就算是未成年也有少兒所讓她去。”

    黃國華手指動了動,還是把顧慮說了出來:“她的母親一直都在外面等著,家境似乎也不好,如果按照司法程序走,難免會有人說你是在用勢力壓人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告訴他們,我很慶幸我能有勢力,把這種害了別人還不知悔改的人送進監獄。”秦漠的笑意并沒有達到眼底:“誰告訴他們,因為他們弱,就能犯了罪不被追究?犯了罪就認,不認還反咬的,顯然沒人性,這和強弱富貴,年齡大小都沒有關系,犯了錯不制止,以后犯了大罪,最后受累的還是她的母親。”

    黃國華站直了身形:“我知道該怎么做了,真的是為官太久,顧慮也多了,我會讓她先和她的母親見一面。”

    通完這個電話。

    黃國華就讓人將那位在外面守了一天的母親叫了進來。

    那母親已經整整一天沒有吃飯了,頭發雜亂不堪,一進去就摸著女孩的手問:“有沒有怎么樣。”

    女孩平時最討厭自己的母親頭也不洗,妝也不花的模樣,現在這種感覺更甚了,不過她還是得哭,得說自己多委屈。

    那母親聽的難受,想要把孩子抱進懷里:“剛剛已經有人和我說了,這件事你必須得承擔后果。”

    “后果?”女孩一聽,立刻變臉了:“我要承擔什么后果?我做錯什么了,就要承擔后果?”

    那母親看著自家孩子,剛要開口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他們是想拿權勢壓人對不對。”女孩恨極:“說到底都是你沒錢,你出門的時候不會打扮一下自己嗎,就這樣被人看扁了,你有沒有替我想過。”

    黃國華就站在那母親的身后。

    事情發生到現在,這位母親幾乎能用的辦法都用盡了,一直在外面坐著,就算是個相干的人,看了都會心生觸感。

    他真的沒有想到,女孩會說出這樣的話來。

    她難道沒有看到她的母親已經心力憔悴了嗎?

    “我不會進少兒所,這些人整天嚷嚷著這個有罪那個有罪,我樂意幫誰就幫誰。”女孩冷笑:“他們不就是欺負我是弱勢群體,才會這么處理嗎?你沒出息要縮著不敢反抗,我敢。”

    母親搖晃著眸,她說不出一句話來。

    那一刻,她的眼前竟然又出現了那道背影在離開時說到一句。

    “就在半個月錢,你的女兒支持過一位抄襲者,而原著的母親,比你的年歲還大,她站在法院外,不懂一點網絡,抱著女兒的尸骨,告天無門,官司打到現在還沒有結束,知道為什么嗎?因為有無數像你女兒這樣的人做幫兇。”
(快捷鍵 ←)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(快捷鍵 →)
全文閱讀 | 加入書架書簽 | 推薦本書 | 打開書架 | 返回書頁 | 返回書目

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,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,一經發現,即作刪除
本站所收錄作品、社區話題、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,與本站立場無關
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,可向我們舉報
一尾中特官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