每天涮一部言情小說,涮出你想要的味道,涮書網閱讀!
歡迎您, [ 我的書架 ] 哇!繁體版
涮書網 > 穿越架空 > 爺十三 > 馭獸狂妃:魔帝寵妻無度

第855章:簡直是豈有此理 文 / 爺十三

    第855章:簡直是豈有此理

    清歌倏然覺得,有個人收拾爛攤子,居然這么好,嗯,可以,精彩,很棒!

    “在想什么?”見她走神,墨君焱問。

    清歌理直氣壯,全然不覺得不好意思的說道,“就是感覺,有人撐腰的感覺,簡直是太好了,謝謝啊!”

    “不必客氣。”

    清歌,“說得也是。”

    墨君焱:“……”

    清歌握著墨君焱的手,不知道想到了什么,說道,“對了君焱,之前妙語上仙來找你,是不是準備跟童英上仙求情來了?”不過看童英的結局,想必妙語來不來,也沒改變到什么。

    墨君焱挑眉,好笑的看著她,“你想問什么?”

    清歌嘿嘿笑了兩聲,湊到墨君焱面前,“想問問,童英上仙,確實是妙語上仙指示去為難我的吧?那你知不知道,妙語允諾了她什么呀?”

    “想知道?”墨君焱垂眸,唇幾乎都要貼在她眼睛上了,順勢壓下,親了一下,“表示一下?”

    清歌根本不會害羞還是什么的,表示一下,范圍很大,也很小,她抬起頭來,將唇湊到墨君焱唇邊,壓下去深深一吻,剛準備離開,墨君焱卻壓住了她的后腦勺。

    四片唇碾壓著,親得有些火熱。

    等分開,清歌稍微喘息了一下,靠在他的肩頭,“現在,可以說了吧!”

    問完,在墨君焱準備開口的時候,清歌猛然反應過來,打斷了墨君焱,“等等……”

    墨君焱疑惑的看著她,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清歌微微一頓,笑了起來,“現在我似乎有些明白,到底是答應什么了,對于一個空有其表沒有實質的上仙來說,最希望得到的豈不就是真正的上仙,如果我沒猜錯,是不是妙語答應了她,愿意在仙首面前美言幾句?”

    聰明。

    墨君焱對她的推測沒有反駁,也沒有多言,清歌見他表情高深莫測,湊近了他一些,語氣帶著幾分撒嬌,“你別不說話啊,我的推測究竟合不合理?你說說呀。”

    “嗯,同意。”

    這件事是親衛后面去去查的,也有親衛跟著童英一路到了妙語上仙仙府,所以推測個七八分,沒想到這丫頭自己倒是轉個彎兒回來了,厲害。

    看到墨君焱毫不加以掩飾的贊美表情,清歌莫名的覺得有些羞恥,別開視線,繼續說話,“你別這樣看我,那你說,現在童音上仙是不是把自己全身的寶都壓在妙語身上了?”

    墨君焱摟著她,“可以這么說。”

    清歌更是奇怪了,“現在妙語都要想想你會不會找她麻煩吧,居然還敢往自己身上攬,她這是想上天啊。”

    墨君焱:“……”

    兩人黏糊的在蓮花居聊了一個下午,晚上的時候,清歌沒什么精神的嚷嚷,“哎喲,我餓了,我想吃東西。”

    墨君焱將她抱在懷中,人還坐在自己腿上,居高臨下的問她,“想吃什么,讓人去準備。”

    “吃什么啊,這是一個困難的問題。”清歌窩在他懷中,想了想,“要不咱們吃烤雞?你親衛會做嗎?”

    在戰神仙府這些天,她算是看明白了,戰痕的府邸,只有男人沒有女人,下廚的也是男的,手藝嘛,且先不論,但是味道真是‘一絕’,是那種難吃的一絕。

    非常難吃,好幾次都是她自己跑去廚房弄的,墨君焱看著臉色就有些為難,他頭痛的想著,小姑娘雖然可以不用進食,但是在吃的方面,卻十分挑嘴,口腹之欲也必須滿足,頓時不知道該說什么好,只能看著她說,“烤雞?沒聽說過啊!”

    清歌哈哈笑了幾聲,“當然了這是我跟紅衣溜出去野的時候,瞎捉摸出來的。”

    “溜出去野?”墨君焱說著,語氣稍微有些危險。

    清歌哼了哼,“嗯,就是有一次我們去了凡世,哇塞,凡間的野雞真的很多,而且肉多肥美,還有許多的香料,整合在一起,就特別鮮美。

    墨君焱,要不,你陪我去下面吃一餐去?我帶你去吃好吃的,我可熟著呢。”

    “很熟?”

    墨君焱每次提問,都讓清歌有種毛骨悚然的感覺,老實巴交的點頭,“就是熟啊!反正你現在也沒事,所以可以陪我去的吧!”

    “想去?”

    這姑娘對口腹之欲的要求,簡直高到離譜,見清歌滿臉期待,他繼續說,“你現在可以不必進食,為什么對這些東西,這么感興趣?”

    清歌撇嘴,“那是因為你沒吃過,你要是吃過,你也會愛不釋手的。”

    墨君焱,“并不會。”

    “會的會的。”

    為了說服墨君焱,她列舉了許多凡間好吃的東西,而且極盡詳細的說出顏色、口味,就是想要誘惑墨君焱,可看到墨君焱不為所動的樣子,她泄氣的想著,可能真不能去溜野了。

    有些失望的靠在人懷里,“好吧,你不喜歡的話,那不去就是了,你讓他們隨便弄一點吧。”

    墨君焱失笑,“又沒說不去。”

    清歌猛然反應過來他說了什么,遂問道,“君焱,你剛才是答應帶我出去野了嗎?”

    墨君焱無奈的看著她,“嗯。”

    “真的?”她親了他一口,又問。

    “嗯!”墨君焱回答。

    清歌笑了起來,從他腿上跳下,將人拽起來,“那現在這就走,走走走,現在就帶我去。”

    走出蓮花居,親衛看著兩人的樣子,詢問了一聲,“戰神,您跟蓮花上仙,準備出門嗎?”

    墨君焱嗯了一聲,沒多說,親衛又問,“您二位這是準備去哪兒啊?”

    清歌嘿嘿一笑,說道,“不用你們跟著了,我要跟你們家戰神去約會,你們去不方便,但是我會考慮給你們帶好吃的回來,等著啊。”

    “戰神?”親衛為難的看著墨君焱。

    墨君焱看著身邊得意洋洋的小姑娘一眼,對親衛到,“嗯,聽她的,不用跟著,沒什么事兒。”

    親衛退離了幾步,點頭,“是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仙首,通往凡間的裂縫被拉開了,探測的消息是戰神帶著蓮花上仙下凡了。”有弟子匆匆跑到仙首仙府,匯報消息。

    子瑜上仙此時也正好在仙首這里匯報一些事情,她沒想到自己每次都能趕到這樣的好時候,都是兩人的壞消息,不由有些好笑。

    仙首先是愣了會兒,隨后又問了一句,“你剛才說什么?誰下凡了?”

    弟子抬眸看了看仙首的表情,覺得有些不可思議,重復了一次,“戰……戰神他帶著蓮花上仙,下凡去了。”

    嘭——

    仙首大人氣得臉色怒紅,一巴掌拍在了桌上,怒不可竭,“這墨君焱,這墨君焱是不是遇到這沐清歌,就失去理智了?真是胡鬧,無視仙界的規矩,之前紅衣跟清歌兩人就鬧過一次吧,還不汲取教訓,現在沐清歌這姑娘,居然將戰神也拐帶了出去,簡直豈有此理。

    墨君焱十萬多歲了,也跟著沐清歌這個百來歲的小姑娘胡鬧?沐清歌讓他丟掉這戰神封號,他是不是也就此不要了?真是豈有此理!”

    子瑜上仙沒忍住,笑了起來,“凃酋仙首,你也別生氣,下凡只要不擾亂到百姓,也沒什么,何須在意?有戰神陪在清歌身邊,麻煩會更小一些,或許只是小姑娘貪食了,磨著戰神跟她出去打野了。”

    “她身為一個上仙,連自己的口腹之欲都控制不住,以后該怎么辦?”凃酋想到清歌就頭大,“每次讓她去思過崖修身養性,她就閃閃躲躲,可真是……”

    子瑜上仙想到清歌,也有些哭笑不得,年紀小,正是愛玩愛鬧的年紀,現在有人撐腰,在后面護著,還寵得不行的,她更不知道收斂了。

    子瑜覺得現在勸凃酋也不會達到什么效果,這會兒他正在氣頭上呢,也不知道該說什么,子瑜上仙索性轉移了話題,“仙首,咱們就不說這個事情了,戰神既然將她帶下凡,自然有把握讓人不闖禍。

    咱們還是先說說童英上仙這件事吧,我聽說,童英現在躲在妙語那里,仙首,你真不打算處理這件事,如果不處理,這就讓人有些寒心了啊。”

    凃酋問,“想怎么處理?如何做?”

    子瑜上仙,“再開一個仙首大會,大家決定吧,咱們在這里決定,到時候不能信服與人,所以還是讓各大仙首來參會,大家一起討論結果。”

    凃酋頷首,“這樣也行,成吧,你通知下去,就明日解決這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子瑜原本要離開,凃酋又把話題拽了回來,“我還是好生氣啊,你說這個戰神,這么就栽在了沐清歌這朵花上了,可真是頭疼,以后兩人要是一起闖禍這誰管得住?你也不瞧瞧這墨君焱的戰斗力,這可真是頭疼頭大。”

    子瑜上仙失笑,“可不是嗎?但是有什么辦法呢?戰神溺寵著她,這小姑娘,有人撐腰就能捅天,性格倒是不錯,只是過于執拗了些,戰神能管住她,說起來是好事呀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,沐清歌要把眾人稱贊的戰神,拽到塵埃里,墨君焱也心甘情愿得很。”

    子瑜上仙:“……”這還真是一個愿打一個愿挨,沒法反駁。

    凃酋仙首哎呀一聲,頭痛的扶額,“你說這墨君焱是,還不是中邪了?一個好端端的人,怎么就被一個小姑娘牽著鼻子走呢?”

    子瑜上仙看到凃酋仙首這樣的形容,有些哭笑不得,“凃酋仙首,容我說一句啊,戰神若是不愿,一個小姑娘能耐他何啊?你也不想想,清歌出現之前,有多少上仙對戰神仰慕,結果呢?誰能真正的踏入戰神仙府?得到戰神的青睞?很明顯十萬年了,只有清歌入了戰神的眼。”

    凃酋嘆氣,“也不知道該說什么,算了,算了,這兩人我是管不了了。”

    子瑜上仙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凡間。

    清歌尋著上次來的方向,帶著墨君焱出現在了都城,兩人都褪去了繁瑣的仙服,穿著綢緞的凡間衣裳,清歌穿著水藍色的長裙,墨君焱一身黑色綢緞長衣,兩人男才女貌,進城門開始,就吸引了一路的目光,清歌一到這里,就像是蝴蝶飛到花叢一樣,這里摸摸,那里瞅瞅。

    逮到什么好玩的新鮮的玩意都想瞧一瞧,試一試,看一看,嘗一嘗,偶爾會讓墨君焱也跟著一起嘗,墨君焱對這些東西沒想法,也不準備去試試。

    于是拒絕的時候多于嘗試的時候。

    清歌也不強迫他,自己拽著一串糖葫蘆,吃得津津有味。

    墨君焱看她吃得一臉滿足,好笑,“這么好吃?”

    長街繁華,兩人都很出眾,現在大庭廣眾之下,又靠得很近,不少人開始喃喃細語,說兩人不害臊什么的。

    清歌聽進了耳朵里,笑嘻嘻的咬了一顆冰糖葫蘆,湊到墨君焱面前,小聲嘀咕,“誒,君焱,你聽到了沒有?人家說我們不要臉呢?你說我要是在這里親你一下,人家還要說成什么樣子?”

    見她調皮,墨君焱哭笑不得,隨即在她調侃的眼神中湊上去,釣著她的唇啄了一下,很快,卻也被不少人看去,周圍響起了一陣驚呼聲。

    清歌原本以為自己已經夠厚臉皮了,沒想到找到了一個比自己更厚臉皮的,于是瞬間不好意思了起來,哼了一聲,拽著墨君焱跑遠了一些。

    不過現在正是人多的時候,往那兒跑都會被人注意,墨君焱被他拽著跑了一斷,笑了起來,“為什么要不好意思?咱們親吻,不是理所當然的事情嗎?”

    “這里不是仙界,肯定是不一樣的,接受度不一樣。”

    墨君焱挑眉,沒注意這樣的事情,轉移了話題,“你跟紅衣溜出來,是去買的烤雞還是自己烤的?”

    提到這一茬,清歌終于想起來自己是來干嘛來的了,于是笑嘻嘻的說,“偷的。”

    墨君焱:“……”

    兩人最后走到一家酒肆,清歌牽著他的手,晃悠了下,“我跟你說,那家酒肆的桃花釀,非常好喝,之前我跟紅衣來的時候,原本打算帶一些回去,但是紅衣不敢,我就放棄了,不想連累她,一會兒我們帶一點回去好不好?有你在,凃酋仙首應該不會來找我麻煩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還知道害怕?”

    “說什么笑話呢?我怎么就不知道害怕了?這話說的我像個皮實的小廢材,君焱,你該不會覺得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沒有!”

    清歌不信,這表情,哪里像是沒有了,她氣嘟嘟的撅起唇,“你是不是開始嫌棄我了,我跟你說,晚了啊,就算你現在嫌棄我,也沒用,我都跟你睡了。”

    墨君焱:“……”

    說話間,清歌已經拽著他來到了那家酒肆,兩人一進去,小二就迎了上來,笑嘻嘻的看著兩人,“兩位客官這邊請,輕微兩位來點什么?”

    清歌跟在小二身后入座,點餐,“要一條魚,還要兩壇你們家的桃花釀,上好的桃花釀。”

    “好嘞——”

    小二也是爽快,會來事兒,見眼前的姑娘一點就是兩壇,墨君焱哭笑不得,“你是準備喝兩壇?容我多嘴問一句,你喝得下嗎?”

    “你不喝嗎?”清歌詫異,還當真忘了問墨君焱喝不喝酒,接著問,“君焱,你難道不喝酒的嗎?”

    墨君焱實在是無奈又無法,“我不喝酒。”

    清歌一臉遺憾,“那真是太可惜了,他家的桃花釀,真的特別棒,要不一會兒你試試?清歌誘惑著,希望墨君焱能嘗試一下。”

    墨君焱笑,“你想做什么?”

    想干壞事被人拆穿,她也沒有一點不好意思,哼了哼,眼珠子骨碌碌的轉悠幾圈,“也沒想干什么,就是想知道咱們戰神大人喝酒之后,會變成什么樣子,既然你不喝,我也不勉強的。”

    “不會變成什么樣子,只是不喜歡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!”

    兩人說話間,酒肆里來了不少人,小二送酒上來的時候,清歌狀似不經意的問道,“小二,是不是有什么熱鬧啊,這里突然來了這么多英杰豪俠,是最近這里發生了什么有趣的事情嗎?”

    小二都是年輕人,對附近發生的事情總是從客人或多或少的交談間,聽到只言片語的消息,不過能聽到的消息都是亂七八糟,卻也十分清晰,綜合一下,倒是能知道不少事情。

    加上會看眼色,看到清歌遞過來的銀子,小二笑瞇瞇的說道,“可不就是,姑娘有所不知,這里是龍城,龍城主家有一女,二八年華,長得是如珠似玉,當然啊,跟姑娘你比,可能也沒那么好看了,前些日子,龍城主就給自家閨女招親,這不,各方豪俠都為了一睹芳容,往龍城聚攏,聽說啊,就在今日。”

    清歌微微一笑,“那姑娘是否閉月羞花?”

    小兒尷尬的笑笑,,“咱們沒見過,也不知道,不能亂說,據說,是很漂亮的,姑娘你自己都這么漂亮了,還想去看……漂亮的姑娘?”

    小二一臉懵逼。

    墨君焱皺眉,將人拽回來,臉色有些難看,小二根本不敢去看墨君焱的臉,匆匆拿著銀子走了,清歌哎哎了兩聲都沒叫住人。

    清歌怨念的看了一眼墨君焱,“你嚇到他了,君焱,咱們也去看看這位美若天仙的姑娘啊!”
(快捷鍵 ←)上一章 本書目錄 下一章(快捷鍵 →)
全文閱讀 | 加入書架書簽 | 推薦本書 | 打開書架 | 返回書頁 | 返回書目

請所有作者發布作品時務必遵守國家互聯網信息管理辦法規定,我們拒絕任何色情小說,一經發現,即作刪除
本站所收錄作品、社區話題、書庫評論及本站所做之廣告均屬其個人行為,與本站立場無關
閱讀者如發現作品內容確有與法律抵觸之處,可向我們舉報
一尾中特官方